万博娱乐+app无法查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组 > 班主任工作室 >

科组

顶撞

顶撞

张力,初一年级一开始,他的表现让老师非常不满意。特别是在生活区,不听生活老师的安排,不遵守宿舍纪律、 顶撞和辱骂生活老师,欺负宿舍同学, 强迫同学帮助他洗衣服,刷同学的饭卡不归还……

我批评过几次好像都没有什么效果,讲道理他比谁都懂,行动起来就是没有把纪律放在心上。

一天晚自习,学校政教处召集每个年级在宿舍表现比较差的同学开会。因为他一贯表现都不好,生活老师也教育不了他,我的批评好像也没有见效,所以去接受思想教育的学生就只有他一个。我按照学校的通知,告诉他晚上七点钟在科技馆二楼开会。

晚自习快结束时候,学校政教主任打电话告诉我说:“你们班的张力同学不仅不来开会,竟敢发脾气拍桌子顶撞老师和领导,拒绝写检讨,不承认错误,声称老师冤枉了他。你快来看看。”

我急忙赶到政教处,去后才知道:学校开会的地点临时改变。可是没有人通知我,我按照原来的时间和地点通知了张力,所以他没有找到开会地点,被领导批评,领导责成他写检讨,他不服气,同领导争执起来。

张力得理不饶人,正在气头上,表现不理智。我没有说是老师通知错误,也没有说主任误解了张力。 如果这样说的话,肯定助长了张力的嚣张气焰。  

我对主任说:“辛苦主任了,你不要生气了。这事交给我来处理。:

我盯着张力足足看了三分钟,一言不发。张力也不安的看着我。显然,他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收拾他,戒备心使他表现出一副抗争到底的架势。

其实这个时候,我还真不知道面对愤愤不平的郑桐津,从哪里着手批评教育他。

沉默片刻,我冷静下来,微笑着拍了拍他肩膀,说:“哇,你竟敢拍主任的桌子,哈哈,我都不敢拍。”

他有点懵了。我又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:“张力,现在已经很晚了,我还没有吃晚饭呢。我问你几个简单问题,然后我回家吃饭好吗?”

张力意外的看着我,站姿端正了许多。剑拔弩张的局面缓和起来。

“第一,你有没有按照我的通知去科技馆二楼开会?”

 他说:“我当然去了,六点五十我提前去的。”

 “好! 不错,能够按照学校的要求去做,说明你想遵守学校纪律,想接受学校培训班的教育,是个知错想改的学生。”

张力腼腆的低下了头。

“第二,你被学校指定参加守纪培训班,你是不是觉得学校为难了你?”

张力没有回答,只是摇摇头。他的站姿变得规矩起来。头低得更深了。

“第三,张力同学,你按照我的通知去科技馆二楼开会,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会场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?是等待其他参加会议的同学,还是在科技馆的几十间教室中挨个寻找,甚至是用其他最聪明的方法准时到会?按照正常的思维规律推断你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合情理的?我想你是很聪明的,你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。”

张力迅速作出反应:“老师,是您通知我开会的时间和地点。我应该立刻回办公室去找你问清清情况。”

“这就对啦,张力,你真聪明。可是今天晚上我一直都在办公室批改作业,始终没有看见你去找我。”

张力再次无语。

“第四,学校领导批评你时,你认为你没有参加会议是有理由的,你发飙拍桌子行为礼貌吗?你是否作出诚恳的解释,寻求最佳的方式去得到谅解?是不是自己闹出僵局,自己无法收场?”

在我连珠炮的追问之下, 张力无言以对,蔫了。

“接下来你知道该怎样处理今晚发生的事情了吧?”

“老师我错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“你确定?

“老师我一定处理好今晚发生的事情……”

第二天,主任笑着对我说:“张力后来表现的很好,向我道歉,承认的了错误。也向生活老师写了保证:今后一定遵守纪律。”

李胡谈言

胡:你这种做法像打太极拳,后发制人,以柔克刚。

李:我倒没有想这么多,只是觉得张力当时反叛强烈,不计后果。如果我碍于维护领导的面子,和领导一起来个“双打”,那么只能是逼着张力“跳墙”。

面对犯错误的学生,怒吼发脾气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,火上浇油只会两败俱伤。急躁冒进适得其反。

胡:你是如何准确判断张力当时的心理?

李:张力意识不到自己错在哪里,以为学校领导针对他,整他,出于自我防范,语言行为偏激,试图用强硬的态度反守为攻。

胡:你认为挫败张力的有效手段是什么?

李:找突破口,攻击张力的软肋。

胡:张力的软肋在哪里?

李:他之前所犯的错误。我引导他认识自己的错误,告诉他什么是错什么是对。让他心服口服。当然批评学生的错误,说出他的不对,我也是点到为止,没有穷追猛打。我放了一定的余部,给他一个想像空间。

胡:这件事你有什么心得?

李:引导学生自己找出问题之后,最好让学生自己选择处理和改变自己的办法,老师给予的惩罚和批评没有他自愿补偿来得效果好,中学生基本上都知道自己的犯错是属于什么程度的错误,其实他们知道该怎么去改正。帮助学生找到改正错误的方法远胜于惩戒。

 

扫描关注学校